广东国际泵管阀展览会logo

第七届广东泵阀展

广东国际泵管阀展览会 FLOWTECH CHINA (GUANGDONG) 2022

2022331日-42日 广州丨保利世贸博览馆

距离开展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中央新出台重磅文件为何点名“铊”?

中央新出台重磅文件为何点名“铊”?

铊具有剧毒。每当提到铊,新闻里大都是一些恶意投毒案件和污染事件。

 

现实中,铊在诸多行业都有涉及,且地位非常重要。如果管控不当,铊很有可能进入环境造成污染、危害公众健康。从2010年开始,我国逐步重视对铊污染物的监测,在逐步完善排放标准、开展例行监测、补齐设备短板等方面的工作都有所进展。

 

近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意见》出台(以下简称《意见》)。记者梳理发现,此次《意见》在严密防控环境风险的要求中,特意点名“涉铊企业”,指出要“开展涉铊企业排查整治行动”。

 

为什么是铊?

 

铊的毒性很大,仅微量摄入即可致死。因此,铊化合物是世卫组织重点限制清单中列出的主要危险废物之一,也被我国列入优先控制的污染物名单。

 

尽管如此,铊的地位非常重要。铊被广泛应用于国防、航天、电子、通讯、卫生等重要领域。2018年,欧盟发布的《关键原材料及循环经济报告》将铊列为27种关键金属之一。

 

哪些企业会涉及铊的生产?湖南省环境保护科学研究院首席专家彭克俭对记者解释,铊在自然界中比较分散,喜欢跟硫化物“结伴”,一般的硫化矿中都会伴生一定量的铊。具体到行业,比如有色金属选冶压延、黑色金属(如钢铁锰等)选冶压延、化工行业、废弃资源回收利用、硫酸工业、电池行业、电子行业等。其中前4种与生态环境系统“打交道”更频繁。

 

“铊和这些企业运行的各个环节可以说是‘形影不离’。” 彭克俭感叹道。她向记者解释,自涉铊企业购买原料开始,那些伴生矿中就存在铊。之后的环节中,涉铊企业的工艺废水、初期雨水、冷却水、循环水、废气、固体废物(包括工业废渣、污泥、水淬渣、机头灰、瓦斯灰以及烟尘)以及产品、副产品中都可能存在铊。

 

“水是流动的,那些直接排进水体的铊污染物传播速度是最快的。”彭克俭补充,那些含有铊污染物的扬尘和固体废弃物的污染相对来说有限,最终都要通过水来扩散。“比如那些污染烟尘是随着降雨进一步扩散的。伴随着雨水冲刷,污染物最终汇集到地表径流。”

 

这样一来,铊污染就可能会威胁人们的饮用水水源安全。记者梳理发现,近年来涉铊的水污染事件频发,曾引起多方注意。

 

2016年,江西某公司违规排放废水,导致袁河及仙女湖镉、铊、砷超标,导致当地水厂取水中断,部分城区停止供水。

 

2017年,陕西某铜矿公司违法将含铊元素严重超标废水排入嘉陵江,造成嘉陵江广元段水域铊超标4.6倍。广元城区因此供水中断36小时。

 

此外,还发生过2020年湘江干流衡阳段铊浓度异常、今年嘉陵江甘陕川交界断面铊浓度异常和云南省曲靖市富源县饮用水水源地铊超标事件。

 

从“监测靠鱼”到设备全覆盖

 

水体中的铊污染究竟是怎样被发现的?为减少铊污染进入环境,我国做出了怎样的努力?

 

清华苏州环境创新研究院环境风险与应急研究中心主任林朋飞告诉记者,我国最早在突发水污染事件中关注铊,是因为2010年广东相关部门在进行自来水例行监测时发现北江水源存在铊超标情况。那时,部分冶炼企业污水处理设施无除铊工艺,因此,矿石中的铊会进入污水,最后排入水体。

 

2013年,贺江铊污染事件发生5天后才被发现。据相关专家介绍,主要原因有两点:当时铊等很多重金属不在水质监测范围内。此外,监测铊的“门槛”较高,需要进口仪器,价格较高,而且这些仪器对存放环境要求也较高。有人开玩笑地形容当时的局面为“监测靠鱼”。

 

但随着我国生态环保投入越来越大,相关能力不断提升,这两类问题逐渐得以解决。

 

在制度方面,目前国家标准中涉铊污染物排放标准有《无机化学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GB 31573-2015)等。《钢铁工业水污染物排放标准》(GB 13456-2012)修改单、《 硫酸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GB 26132-2010) 修改单、《锡、锑、汞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GB 30770-2014)修改单等,也规定了相关行业的标准限值。

 

有“有色金属开发之乡”之称的湖南省率先做出调整。2014年,彭克俭负责编制第一版湖南地方标准《工业废水铊污染物排放标准》(DB 43/968-2014),于2015年正式实施。之后,广东、江苏、上海、江西等地也制定了铊工业废水排放标准。

 

例行监测也助力人们从水体中发现铊。林朋飞表示,目前铊作为饮用水水源地特定指标进行监测,因此,相关工作人员在水源地例行监测过程中会关注铊指标。很多铊污染事件都是在例行监测中被发现的。

 

林朋飞说,目前的铊污染一般采用ICP-MS来监测。ICP-MS设备较贵,原来很多地方监测站没有购置,但目前已在地市级监测站基本普及。环境监测可以说是环境保护和环境管理的“眼睛”。配上了设备,就能为监管提供支撑。

 

湖南省生态环境监测中心工程师朱瑞瑞告诉记者,现在湖南省监测中心和驻市监测中心都有ICP-MS监测仪器。

 

例行监测有监测频次限制,日常安全该怎么保障?林朋飞解释,目前有ICP-MS的在线监测设备可以用于河流日常监管,能够提前发出预警。据有关专家分析,完善在线监测系统是各地推动铊污染监测的一个方向。

 

铊污染监测终于从“监测靠鱼”逐步走向设备全覆盖。

 

压实涉铊企业主体责任,保障饮用水安全

 

从“十三五”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到“十四五”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意味着污染防治触及的矛盾问题层次更深,领域更广,要求也更高。

 

《意见》在严密防控环境风险的要求中,特意点名“涉铊企业”,是出于什么样的考量?林朋飞解释,这主要是为了防控相关环境风险,摸排涉铊企业底数,保障人民群众饮水安全。

 

今年4月,生态环境部印发《关于开展涉铊企业排查整治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部署开展为期一年的涉铊企业排查整治工作。

 

对于涉铊企业,《通知》表示,应压实涉铊企业环境风险防控主体责任,要求企业进一步提高风险意识和红线意识,不断完善涉铊风险管控制度,全面开展自查提升,建立问题台账并制定相应整改方案。问题台账和整改方案报各地生态环境部门备案。

 

对于公众最关心的饮水安全问题,《通知》要求,加强饮用水水源地涉铊监督和预警能力建设。根据涉铊企业清单和水文资料,全面摸排饮用水水源地周边风险。对可能影响饮用水水源地的涉铊企业,要以确保下游水源地水质达标为目标,加强排放监督管理。对存在涉铊风险的饮用水水源地,要建设完善的监测预警体系,试点布设水质生物毒性监测预警。

 

此外,《通知》要求全面摸清涉铊企业底数;对照新排放标准依法加强涉铊企业监管;加强铊污染事件应急处置;建立长效工作机制。

 

来源:北极星水处理网

 

【第七届广东泵阀展】

作为深耕行业多年的展会,由上海荷祥会展有限公司主办的第六届广东国际泵管阀展览会(简称“广东泵阀展”)携手展商与合作伙伴凝聚产业合力再创佳绩,共助泵阀行业信心提振!2021现场联同广东水展整体规模近4.5万平方米,聚集1000多家展商,迎来35000多名专业观众莅临参观,现已成为华南地区超大规模的泵管阀盛会。第七届广东泵阀展在广东省土木建筑学会给排水专业委员会、广东化工交易中心、广东省建筑设计研究院及广州市设计院等专业组织机构和行业伙伴的大力支持下,将于2022年3月31日-4月2日在广州丨保利世贸博览馆再度来袭,除了延续其姊妹展上海泵阀展的资源外,还将打通污水处理、膜工业、给排水、成套供水等行业上下游,主办方帮助展商深入大湾区,将产品完美呈现给华南地区的各大水司、水协、设计院、经销商等专业观众,抢占市场份额,开拓新市场,致力打造华南高品质泵管阀展览会。

推荐展会

广东水展
上海泵阀展
ATC